警惕债市五大风险

  2020年上半年,新增违约有所减少,违约呈现国企违约更多、房地产违约向龙头蔓延等特征。下半年企业的盈利能力有望进一步修复,有利于信用基本面改善,但一些主要的风险仍不可忽视。

  本刊特约作者  李思琪/文

  2021年上半年违约总体情况与2020年下半年基本持平,但新增违约有所减少。上半年,中国债券市场累计有26家企业(含4家上市公司)的60只债券出现违约,其中15家民企(含3家上市公司)、2家中央国有企业、8家地方国有企业,违约企业数量较去年下半年增加1家。违约涉及债券规模总计约628亿元,与2020年下半年基本持平。新增违约企业11家,较2020年下半年减少3家,违约涉券规模257亿元,较2020年下半年减少205亿元。

警惕债市五大风险

  违约逐步减少

  逐季来看,债券总体违约规模冲高回落。2020年二季度以来,随着疫情风险缓解,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减弱。针对疫情的流动性支持政策逐步退出后,企业信用风险逐渐显化,总体违约企业数量和违约债券余额逐季上升。

  2021年以来,防风险在政策目标中的权重上升,3月国常会提出“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”,信用环境结构性收紧,部分行业融资条件恶化,一季度违约企业数量和涉券规模反弹,逼近历史峰值。二季度在货币环境稳中偏松、地方债供给压力低于预期等因素影响下,总体违约和新增违约情况均出现明显改善。

  逐月来看,二季度总体违约企业数量和规模呈现递减趋势。3月、4月为非金融企业信用债的年内到期高峰,到期量分别为1.77万亿元和1.6万亿元,企业还本付息的负担较重,导致整体违约规模较大,但未出现超预期风险事件。到期高峰平稳度过后,5-6月违约企业数量和涉券规模持续下降,新增违约主体数量和规模也处于历史较低水平。

  国有企业违约形势严峻

  一是中高评级发行人成为违约主体。上半年,发行时主体评级为中高等级(AA+和AAA级)的违约企业数量共有18家,较2020年下半年增加4家,涉券规模增加60亿元至561亿元。中高评级的违约企业数量占比提升10个百分点至62%,涉券规模占比提升9个百分点至89%。

  二是国有企业违约形势严峻。上半年共有15家民营企业发生违约,较2020年下半年减少3家;民企违约债券规模减少33亿元至267亿元。中央、地方国企违约数量共10家,较2020年下半年增加6家,涉券规模增加69亿元至650亿元,延续了2020年以来国企违约债券规模超过民企的态势。

  尽管国企违约形势继续恶化,但并未像2020年永煤事件那样对市场造成严重冲击,主要原因在于国务院国资委出台《关于加强地方国有企业债务风险管控工作的指导意见》后,地方政府对国有企业的救助意愿和支持力度明显提升,河北、云南、山西等地方政府均主动出面协调资源,帮助地方国企妥善化解风险。部分大型地方国企(如冀中能源(000937,股吧))表现出较强的偿债意愿,选择通过银行贷款及其他渠道再融资来缓解兑付压力,保证不发生公开市场违约。

  三是房企债务风险向龙头蔓延。上半年,在“三道红线”、“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”、“严打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”等监管政策重拳出击的背景下,房地产行业融资渠道全面收紧,违约相应增多。

  2020年以来已有重庆协远、天房集团、天房信托等6家房企发生违约,较2020年下半年增加2家;涉券规模128亿元,较2020年下半年增加3亿元。总体而言,房企信用风险由小型弱资质企业向大型行业龙头蔓延。

警惕债市五大风险

  后市风险展望

  展望下半年,非金融企业信用债到期规模较上半年大幅下降1.3万亿元至5万亿元,发行时主体评级为AA级及以下的债券到期规模较上半年减少5200亿元至1.3万亿元,企业借新还旧压力减轻,信用风险相对可控。加之随着疫情风险持续回落,下半年企业的盈利能力有望进一步修复,有利于信用基本面改善并促进市场风险偏好恢复。

  但在货币政策回归中性、融资环境边际收紧、金融防风险加强、企业信用基本面脆弱复苏的背景下,结构性风险仍然突出。后期需重点关注下列风险因素的影响:

  其一,弱国企产业债风险持续发酵。

  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,2021年以来,中央层面要求地方政府承担起债务管控的主体责任,5月金融委会议再度强调 “着力降低信用风险”,短期内各级政府对国企债务风险的重视程度提高,缓解了地方国企违约对市场信心的负面冲击。

声明:本文来源于网络,仅供网友参考学习,欢迎关注

币安官方网站-币安app下载-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平台

币安官方网站

币安Binance官方网站国内最大免费数字货币交易平台,支持对比特币、莱特币、以太坊、BNB币安币等主流数字货币交易。
关注本站微信号,享受更多服务!
Copyright © 2002-2021 bian.hbshuzi.com. 币安官方 版权所有